免费网站制作 发布的文章

来源:36氪

王兴认为摩拜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是哈罗单车,而不是目前对抗最激烈的ofo。

文 | 杨林

4月11日晚间,有显示是实名认证的摩拜员工在脉脉上爆料称,当天下午,摩拜曾召开全员大会,不只是王晓峰、胡玮炜、夏一平等三位创始人到场,美团创始人王兴也出现在了会议上。

随后,有摩拜员工向36氪确认了此消息,并称这是4月4日摩拜正式宣布被美团收购后,公司第一次召开全员大会,部分员工是用视频的方式加入的。

王兴在昨天的全员大会上承诺,现有员工的位置不会动,摩拜也不会进行裁员。上述摩拜员工称,王兴用滴滴和快的合并后曾进行大规模裁员为例,“(滴滴、快的)因为业务重叠率太高所以裁员,而美团和摩拜几乎没有重叠,就算有一小部分重叠,也会妥善安排的。”

此外,王兴还就美团是否上市的问题,在摩拜的全员大会上作了说明。他没有直接透露是否上市,以及具体的时间表,不过王兴称,如果美团上市,股价至少要翻三倍。此前36氪曾报道,美团正在讨论IPO事项,计划最早于2018年年内在香港IPO,估值为600亿美元。如政策允许,美团也会考虑在中国内地上市。

美团拿下摩拜,除了可以增加上市前的估值,还收获了一份比较优质的动产。摩拜重视科技含量,车辆造价更高,一开始就能GPS定位和搜集数据——这正是此前马化腾和朱啸虎朋友圈留言论战的关键点。虽然从成本的角度让人诟病,不过对于美团来说,这更像是一个礼物。

而且,美团也可通过把作价不菲的摩拜单车抵押,开辟一条灵活的资金渠道。换句话说,摩拜作为动产,就可以被美团拿去做多次抵押融资。

至于美团上市后,摩拜员工的期权问题,上述员工称,此前摩拜内部会议其实已经给出了解决方案:期权都会按一定比例转化为美团期权。同时,王兴还向摩拜员工承诺,转化期权之后,行权价比原先更低。

上述员工还透露,王兴认为摩拜后期的主要竞争对手应该是哈罗单车,而不是目前对抗最激烈的ofo。他称,王兴用“把自己贱卖掉进了非常大的坑里”来形容ofo,并透露ofo此前将车辆抵押给的价格只有100元一辆。

王兴认为,之后摩拜核心目标在于做出行的服务提供商。具体的提升目标在于让用户随时随地能高质量骑行、能开锁、能骑行、骑行体验好,至于收入模式方面,他也提了几点:直接骑行收费、 月卡、季卡、还有流量导入变现。

在会议上,摩拜创始人胡玮炜表示,自己不会离开摩拜,算是对出走传闻作出了回应。此前美团收购摩拜后,王兴曾发内部信透露,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且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而王兴本人则担任董事长。

上述摩拜员工称,胡玮炜此举更多是起到稳定人心的作用。36氪了解到,从去年年底开始,很多摩拜员工相继离职,有很多高管也陆续离开,加入区块链创业浪潮。而此次交易期间,创始团队会不会离开、谁来接管摩拜,一度成为内部员工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

4月11日晚间消息,乐视网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睿驰汽车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完全独立运营;睿驰汽车土地拍卖款项全部来源于FF战略投资者的投资,与乐视网及乐视控股体系之间的关联款项不存在任何关系。

乐视网称,公司与睿驰汽车关联方Faraday Future全球业务CEO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存在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关联欠款。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为700,099.54万元。(上述财务数据未经审计,最终以审计值为准)

针对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的债务问题,公司已与债务方达成以下三项抵债方案:

(1)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帕”)持有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金融”)100%股权,乐帕已与公司下属子公司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乐视智家”)签署了零对价的股份转让协议,股权结构上乐视金融成为了新乐视智家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已聘请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对乐视金融股权进行评估,将参考估值结果确定以资抵债金额,暂按14.00亿元作为估值结果。

(2)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控股”)以持有新乐视智家的股权进行质押,为新乐视智家取得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贷款合计11亿元,现阶段对乐视控股质押的股权即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拍卖所得资金用以偿还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欠款。

(3)新乐视智家以9,290.00万元价格以资抵债受让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电子商务”)经营 的网站(乐视商城)及相关资源、知识产权等资产。

此外,公司正在积极与乐视非上市体系进行协调,责成关联方切实解决上市公司对非上市体系公司因历史关联交易形成的关联应收款,缓解公司资金压力。

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现场

相关专题:

北京时间4月11日晚间消息,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后,参加第二场众议院听证会,继续应答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他表示,剑桥分析事件并没有违反法令。

在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承认在2015年《卫报》首次报道关于剑桥分析事情时他就已经知情。“看起来你对这件事睁只眼闭只眼了,你把挽留开发人员看得比保护用户隐私更重要。”众议员评价说。

2013年,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Aleksandr Kogan在Facebook上开发出一款性格测试应用,该应用除了获取参与用户的个人信息外,还获取了这些用户社交好友的信息,而随后他将这些数据卖给了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此前扎克伯格表示,Kogan还将把数据还卖给了其他公司,在众议员问到具体数字时,扎克伯格答道,“审查完了我们就知道了”。在众议员再追问上限时,扎克伯格继续答,“审查完了我再告诉您。”

在被问到Facebook准备审查多少应用时,扎克伯格回应称,应用有成千上万,首先会查看它们是否存在可疑活动,再交给第三方来审查。“会花好几个月,还会耗费很多资金,但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事情。”

原标题:2018年4月11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于4月15日至17日应邀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并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主持召开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

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正式访日,是两国加强高层交往和沟通的重要举措,希望双方通过此访增进互信,积累共识,管控分歧,进一步巩固中日关系改善势头。

问:各界都十分关注习近平主席昨天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宣布的中方进一步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有外媒认为,中方这些举措涵盖汽车、知识产权等领域,与此前美方表达关切的一些领域重合。请问中方作出上述开放举措是否与当前中美贸易冲突有关?

答: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中方宣布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与当前中美经贸冲突无关。了解中国政府运作的人都应该知道,出台如此众多的重大举措需要反复酝酿、深思熟虑、周密安排,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作出决定。

大家应该记得,中方一直在强调,我们将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这是我们一以贯之的立场。去年的十九大报告和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均对下一步中国的对外开放工作做出了规划和部署。

此次中方出台这些举措正是落实十九大报告和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要步骤,是中国根据自己的需要,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自主开放的重大行动。

中国扩大开放不受外界干扰,外界也干扰不了。

问:据报道,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将于周五访问朝鲜,你能否介绍此访详细情况?

答:据我了解,中联部今天已经发布了消息。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国际部邀请,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将率中国艺术团于4月13日赴朝鲜参加“四月之春”国际友谊艺术节。

朝鲜“四月之春”国际友谊艺术节是朝鲜主办的国际文化交流活动,中国每次均应邀派艺术团参加。此次中国艺术团应邀赴朝参加艺术节,恰逢习近平总书记和金正恩委员长在北京进行历史性会晤后不久,是落实两党两国最高领导人重要共识的一次重要文化交流活动。我们相信此访将为促进中朝友好关系、深化中朝文化交流发挥积极作用。

问:4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先后表决三份叙利亚化武问题决议草案,均未获通过。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国代表在安理会就相关决议草案采取行动时已经全面、清楚、充分地阐述了中方的立场和主张。

中方一贯反对任何国家、任何组织或任何个人,在任何情况下,出于任何目的使用化学武器。中方始终主张安理会应耐心协商,凝聚共识,发出团结一致的声音。我们对安理会未能就叙利亚化武问题决议草案达成共识表示遗憾,对当前叙利亚局势发展感到担忧。

中方呼吁有关方面保持冷静克制,避免采取使局势紧张升级的举动。当务之急是尽快对疑似化武袭击事件进行全面、公正、客观的调查,查明事实真相。我们注意到,禁化武组织将派专家赴实地调查。

问:据报道,习近平主席4月10日会见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时表示,要继续妥善处理好南海问题,适时探讨联合勘探、共同开发合作,使南海成为合作之海、友谊之海。杜特尔特也表示,要继续保持南海和平稳定,使南海成为菲中两国间的一个合作领域。中方对中菲围绕南海开展合作有何期待?

答:中方一贯致力于同有关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磋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争议最终解决前,中方愿同有关直接当事国开展各领域的务实合作,包括“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共同开发不影响双方对有关问题各自法律立场。

当前,在中菲共同努力下,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各领域务实合作顺利推进。两国领导人昨天再次成功会晤,为两国继续妥善处理南海有关问题、推进海上合作作出战略指引。中方愿与菲方共同努力,落实好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精神,共同推动和深化在南海的海上务实合作,争取早日实现联合勘探和共同开发,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

问: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访问日本时将讨论哪些话题?中方期待访问取得哪些成果?

答:我刚才已经说了,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这次正式访日,是两国加强高层交往和沟通的重要举措,我们希望双方通过此访增进互信,积累共识,管控分歧,进一步巩固中日关系改善势头。

刚才我也介绍了,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此次访日期间,还将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主持召开第四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

问:据报道,澳大利亚高官昨天称,澳将高度关注他国在澳邻国和太平洋岛国建立军事基地的举动,中方似乎正在增加在太平洋地区的活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澳大利亚方面的有关说法纯属子虚乌有,瓦努阿图方面已经就此事作出了澄清。

我想指出的是,中方与有关南太岛国在各领域开展的务实合作有力地促进了有关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南太岛国不是任何国家的势力范围,澳方一些人干涉别国内政的做法可以休矣。他们与其无事生非,不如多为南太岛国发展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问:在昨天安理会叙利亚问题进行的表决中,中方为什么对美方提案投弃权票而不是否决票?考虑到叙利亚局势日趋紧张,军事行动可能成为选项,中方对此持何态度?

答:我刚才已经说了,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吴海涛大使在安理会就相关决议草案采取行动时作了解释性发言,全面、充分、清楚地介绍了中方立场,你可以查阅。

至于你提到叙利亚局势的最新发展,包括有可能发生军事打击,我昨天已经表明中方立场。我们始终认为,政治解决是唯一办法,军事手段没有出路。中方一贯坚持和平解决争端,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动辄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一贯主张按照《联合国宪章》行事。中方愿同各方一道,支持联合国的斡旋努力,共同缓和叙利亚紧张局势,推动叙问题早日实现政治解决。

问:4月10日,美国白宫发言人称,美方对习近平主席在博鳌论坛上的表态感到鼓舞,希望看到中方采取具体行动,在此之前,美方将继续推进加征关税措施。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中方宣布扩大开放的新的重大举措,显示了中方致力于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与便利化,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与世界各国寻求合作共赢的坚定决心,也体现了中方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鲜明态度。我们相信中方宣布的有关举措的实施必将使中国企业和人民、世界各国企业和人民受益。

中方宣布的重大举措在国际社会引发积极反响、获得广泛赞誉。在开幕式后举行的午宴上,许多与会的外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都认为,中国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现在该看美方的回应了。我们希望美方认真研判,作出正确而不是错误的选择。

至于你提到的美方继续推进加征关税的问题,我愿重申,如果美方采取进一步损害中方利益的行为,我们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大力度反击。中国人历来说到做到。

 

原标题:广东省委原书记、深圳经济特区的主要奠基者开拓者吴南生逝世

 吴南生 读特 图 吴南生 读特 图

据深圳特区报“读特”新闻客户端4月10日晚间消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广东省政协第五、六届主席吴南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8年4月10日16时19分在广州逝世,享年96岁。

据香港紫荆网报道,吴南生曾任广东省委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他是广东三个经济特区的主要奠基者和开拓者。

吴南生1922年生于汕头市,1936年参加革命,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4年赴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抗日战争胜利后由延安赴东北,1949年随军南下,曾历任江西省南昌市副市长,中共汕头市委副书记兼汕头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中共海南区党委副书记,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广东省委宣传部长,中共中央中南局副秘书长、农办主任。“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吴南生任广东省委常委、省委书记。1985年起,吴南生历任广东省第五、六届政协主席。中共十二大、十三大代表。

紫荆网报道称,吴南生是广东经济特区的主要奠基者之一,他带领经济特区人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为经济特区的创办和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1979年3月,他向中央提议广东改革开放先走一步,划出一块地方,用各种优惠政策把外资吸引进来。邓小平说,就办成特区。1979年12月16日,吴南生赴京向谷牧等中央领导汇报广东经济特区的筹建情况。1980年8月26日,《广东省经济特区条例》获批,正式宣布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设置“经济特区”。

1979年初,吴南生负责筹办广东省三个经济特区,兼任省特区管理委员会主任,1980年至1981年兼任中共深圳市委第一书记、深圳市长。他最早提出“广东先走一步”,并以“要杀头就杀我”的豪言,主动请缨创办特区。吴南生大胆突破计划经济的一潭死水,闯出一条“引进外资,实行市场经济为主”的新路;并领导起草了我国第一部有关经济特区的法规,为经济特区的创办提供法律保障,并正式揭开了我国试办经济特区的序幕。

1981年后,吴南生不再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市长,但仍然是广东省委分管特区工作的第一责任人,直到1985年9月转任广东省政协主席,才不再分管特区工作。吴南生在特区的创办和早期建设中的艰辛付出,为特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吴南生当年创办特区时讲话有:“广东先走一步”、“如果要杀头,就先杀我好啦!”以及“只做不说,多做少说,做了再说。总之就是一句话,要趁那些反对办特区的人糊里糊涂弄不清楚看不明白的时候把经济搞上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