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网站制作 发布的文章

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集团总裁白云峰

新浪科技 王上

K12在线教育看似一片红海,实际上竞争还远远不够,未来这个领域会越来越热闹。

好未来为什么要推VIPX?

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好未来宣布将发布在线英语全新品牌VIPX。好未来集团总裁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时指出,K12的市场目前还处于初始化阶段,是供给侧改革,供给远远小于市场需求,催生新的产品和公司都是正常的。

根据白云峰向新浪科技介绍,好未来过去10年定义在理科,数学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品牌,而今后,好未来希望数学、语文、英语这三科目都能齐头并进。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K12的规模2017年整个市场份额在4200亿左右,好未来+的市场份额不到8%,前三家市场份额不到10%。正是基于此,白云峰判断,“整个市场还处于初始化的阶段,加上目前中国基础教育学生的需求是多元化的,既有学科类学习的需求,也有素养的需求,也有轻学习轻付费类似的需求,所以,这个市场可以足够海纳百川。”

在白云峰看来,最终公司能走多远取决于公司的品质和厚度。“从这点来说,好未来是有充分的信心,因为好未来从2013年开始都是以研发驱动产品升级,有足够厚度和深度的学科教学教研人才,也有产品研发技术的人才,所以我们对产品的持续升级,有充分的把握和信心,来满足学生和家长对高品质的需求。”

少儿在线英语市场虽然已经有VIPKID、哒哒英语、tutorabc等活跃公司,但是,好未来不惧行业对手。

好未来对未来发展的思考

在基础教育行业,好未来是一家技术和科技驱动的公司,今后,好未来将继续围绕科技驱动、全球视野以及普惠教育发展。

在技术方面,好了未来经历了长时间的探索,比如2009年已经有学而思网校,到现在,学而思已经有600万学员和用户,覆盖了58个地方和国家的学生。

白云峰指出,在好未来对科技的探索过程中,实际上经历了互联网+教育和AI+教育两个阶段。

互联网+教育能够触达到地面上覆盖不到的区域,但在个性化教育方面有局限性。在白云峰看来,未来教育的变迁,可能在消费升级产品升级的大趋势领导下,最值得探索的是如何利用数据+学习场景相结合的方式,实现千人千面,实现个性化的分发和引导,实现因材施教。这就使AI+教育变成一种可能。

“AI+教育能通过课前课中课后学习数据的抓取,有机会让每一个孩子根据初始化学习数据的不同,有不同的分发路径,不同作业的布置。而传统的学校教育不能达到这种需求,因为他们的模式是一样的,布置的作业也是一样的,实际上,这不太符合学习长期发展的路径。”白云峰指出。

对此,好未来还在去年和今年年初分别推出了人工智能实验室以及脑科学实验室。

在全球化方面,白云峰指出,好未来从2013开始走出去,因为教育和文化行业需要一带一路,每年去美国、以色列、英国等国家去看他们的,产生了很好的投资或者并购,让课程体系反哺,更好地服务中国的学生。

比如,在英语首相访华期间,英国剑桥大学出版社与好未来签订合作协议,在师资培养方面进行合作,包括全套的课程体系,教师资源的培训和开发。白云峰指出,像这样优质的版权或者IP,应该引进为中国所用。

关于普惠教育,好未来从2014年开始探索“双师课堂”,2015年开始小范围试水“双师课堂” 。白云峰介绍,双师模式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核心价值是在符合标准的情况下让更多的学生受益,放大单体教师的长宽高。

白云峰透露,“去年下半年,我们发现在学生学习闭环的数据上已经接近面收的标准,今年将大面积推广双师的模式。”(王上)

北京时间4月9日晚间消息,由20多家儿童保护机构、消费者和隐私权益组织组成的联盟周一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下简称“FTC”)旗下视频网站YouTube,称其非法收集儿童数据。

该联盟称,YouTube收集13岁以下儿童用户的数据,这违反了美国的儿童保护法。为此,该联盟要求谷歌调整其管理儿童用户数据的方式,并请求FTC对YouTube处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因为后者利用儿童的在线浏览习惯牟利。

该联盟称,YouTube收集了大量13岁以下儿童用户的数据,包括电话号码和地理位置等信息;然后追踪他们在许多网站的浏览习惯,并在没有获得许可的前提下,利用这些信息提供精准广告服务。这违反了美国的《儿童网络隐私保护法案》(COPPA)。

该事件正值用户信息泄露事件曝光之际。该联盟成员“数据民主中心”(CDD)负责人杰夫·切斯特(Jeff Chester)称:“和Facebook一样,谷歌也专注于利用所收集的大量资源来获利,而不是保护用户隐私。”

对此,谷歌称目前尚未接到该投诉,但保护儿童及其家庭一直都是公司的头等要事。而YouTube一发言人称:“我们会认真阅读这份投诉,并评估是否有可进一步改进之处。”

YouTube主网站主要面向13岁及以上年龄用户;对于13岁以下用户,YouTube会将其定向到专为儿童设计的YouTube Kids应用。(李明)

原标题:看到儿子在电网干这活,妈妈命令他立即辞职!

提起超、特高压输电线路,大家第一时间都会想起跨越群山、承载数十万、上百万伏电压的银线。但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日常就是脚踏高压输电线,穿梭在百米高空。而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一张照片吓坏了妈妈

看到照片里哭喊的人了吗?没错,那就是我!4年来,这张照片一直都是我最想销毁的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检修工作那天拍的。那时,当我松开紧握导线的双手,正准备开始工作时,突然脚下一空,从导线上滑了下去。我只感觉整个人失去重心,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从腰间传来拉扯感我才意识到:我被安全带挂住了。还没来得及体验那一刻梦幻般的恐惧,我就被自己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拉回了现实。 

地面监护的师傅立刻用牵引绳把哭喊着的我放到地面上。在快要落地时,一旁的同事为我拍下这张珍贵的照片。  

返程的路上,我呆呆地盯着这张照片,鬼使神差地把它发到了朋友圈。片刻后,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歇斯底里地、带着哭腔命令我:“别干了!辞职,立刻辞职!”我突然意识到,我让妈妈担心了。

思考了很久,劝说妈妈

从小我就害怕登高,妈妈也一直呵护着我。而现在,我居然让她看到,我被一根绳挂在了百米高空,她得多着急啊!

那一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的工作就是在百米高空的银线上。飞翔,是鸟儿对天空的向往,而我也有对天空的向往。可是不松开紧抓导线的双手,怎么在线路上工作?我虽然是“菜鸟”,但“菜鸟”也是鸟,是鸟就得飞!躺在床上,我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松开双手,张开翅膀,真正开始翱翔。

第二天,同一条线路、同一基铁塔、同一个间隔棒,铁塔银线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我松开双手,开始工作,就像不远处扇动着翅膀在风中嬉戏的鸟儿。

从那天起,我在白云深处、铁塔之巅,拍下一张张美丽的照片,制成一本精美的相册送给妈妈,把心里的千言万语汇成相册里唯一的一句话:“妈妈,天空很美,我想带您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一路火花带闪电

我成了供电老司机

从2015年6月完成个人首次500千伏等电位作业后,我线上带电作业就一直没有再遇到什么惊险。正当我认为自己即将从“小菜鸟”变成“老司机”时,现实兜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2017年8月,500千伏板陈二线16号塔发现严重缺陷,需立即带电处理,我作为1号电工进入电场消除缺陷。但就当我触碰到故障点的瞬间,竟然发生放电现象!

我顿时惊慌失措,心中被恐惧挤满,声嘶力竭地吼叫着:“1号电工要求脱离电场,1号电工要求脱离电场!”

事后,我们与技术部门对放电事件进行了全面剖析,初步判断原因是由于四分裂导线中四根子导线之间存在较大电位差导致,属于发生概率比较小的正常现象。鉴于导线压接部分温度异常是此次作业要消除的目标缺陷,我们经过充分论证,决定采用短接四根子导线的方式处理隐患。

第二天,当全班列队,站在线下时,班长准备让师兄替我完成作业,我拒绝了。

班长说:“你……不害怕?”

我说:“怕,但是怕也得我去!只有我才知道昨天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们的方案是否可行。”

进入电场前,我不断鼓励自己:走线不危险吗?带电作业不危险吗?可这些之前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不都被我蹚平了吗?

在踏上导线的那一刹那,心中所有的顾虑和心思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平静地走到故障点,按照预定方案短接子导线后,顺利完成了消缺作业。

我叫马菲峰,是重庆电力检修公司的一名输电线路带电作业工。到现在,我已经带电“飞行”四年多了。风雨的洗礼,让飞翔的翅膀越发坚韧。我还是一只“菜鸟”,但我仍然向往蓝天。我相信,我终会成长为搏击长空的雄鹰!

战胜了自己,蓝天触手可及!

为马菲峰点赞!

来源:电网头条(ID:sgcctop),整理:宋伟杰、王一凡

 

作者:查尔斯?施密特    翻译:李杨

手机辐射会致癌吗?或许你会觉得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2018 年 3 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以及意大利拉马齐尼(Ramazzini)研究所在几千只实验动物上进行的新研究证实了手机辐射与癌症的相关性,引发了学界的新一轮争论。

图片来源:SIphotography?Getty Images图片来源:SIphotography?Getty Images

X 光机和放射性元素发出的电离辐射会通过破坏体内的分子来增加癌症风险。但是,手机和其他无线设备发出的非电离辐射只有一个已知的生物学效应,那就是通过刺激分子对组织进行加热。

尽管如此,研究表明,长期暴露在极低水平的射频辐射中,可能会通过某些除加热效应以外的未知机制,使大鼠特别容易患上一种叫做神经鞘瘤(schwannoma)的罕见肿瘤,这种肿瘤会影响施旺细胞(一种包绕在神经纤维周围、形成髓鞘的神经细胞)。

这类研究拥有惊人的样本数量。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下属的国家毒理学计划(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 NTP)联邦研究小组的研究人员对 3000 只雌雄大鼠和小鼠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观测,这成为了美国有史以来对啮齿类动物进行的最大规模的射频辐射和癌症研究。

意大利拉马齐尼(Ramazzini)研究所的调查人员们同样雄心勃勃,在他们最近的研究中,他们观察了近 2500 只大鼠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阶段所受辐射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项研究评估辐射暴露量的方式不同。NTP 研究的是“近场”接触,大致相当于人们在使用手机时接受的辐射暴露量。拉马齐尼的研究人员研究的则是“远场”暴露,它近似于无线射频辐射,相当于身边能发出辐射的所有物品一起轰炸我们,包括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等无线设备。然而,它们产生了类似的结果:在两项研究中,雄性大鼠(不是小鼠或雌性动物)的心脏神经鞘瘤发生率比未暴露组的动物高得多。

科罗拉多公共卫生学院(Colorado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的预防医学教授乔恩·萨米特(Jon Samet)没有参与到其中任何一项研究中,他评论道,综合来看,这些发现“证实了射频辐射暴露对大鼠具有生物学效应”,其中一些“与致癌有关”。然而,萨米特提醒道,对于无线技术是否对人类同样有风险,目前还没有定论。事实上,心脏神经鞘瘤在人类中非常罕见,医学文献中只有少数病例记录在案。

近场接触

开机时,手机和其他无线设备会不断地发射射频辐射。即使是在不使用的状态下也会有辐射产生,因为它们总是与发射塔通信。剂量强度随着我们与设备之间距离的增加而减少,在打电话或将手机放在面前发短信或刷微博的时候,手机位于头部附近,辐射剂量会达到最大值。

NTP 的研究应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10 年前提出的要求而启动 ,科学家在雌雄两种性别的大鼠和小鼠身上做了大量研究——给予它们的辐射剂量分别为每公斤体重 1.5、3 或 6 瓦(w/kg)。其中最低剂量几乎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对手机辐射暴露剂量所规定的上限相同,即 1.6 w/kg。这些动物在两年内每天暴露 9 个小时(大鼠的平均寿命是两年),并且暴露剂量会随着动物的体重同步增加,从而保证单位体重的吸收剂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保持不变。

2016 年初步公布的研究结果* 显示,这项耗资 2500 万美元的研究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射频辐射可能与实验室啮齿类动物患癌症有关。最有力的结论是雄性大鼠所受辐射剂量与心脏神经鞘瘤有关。但研究人员也报告说,在遭受辐射暴露的动物中,发生淋巴瘤,以及前列腺、皮肤、肺、肝脏和大脑相关癌症的比例都很高。这些癌症的发病率随着辐射剂量的增加而增加。

但相比之下,这些癌症的发作与手机辐射存在直接联系的证据却显得不那么给力,因为研究人员无法排除除了射频辐射以外有其他原因干扰了实验。矛盾的是,受辐射处理的动物比未暴露的对照组寿命更长。在 3 月 28 日结束的为期三天的会议上,外部专家小组对研究结果进行了审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射频辐射与心脏神经鞘瘤有相关性,而“一些证据”证明射频辐射与大脑的神经胶质瘤有关。现在轮到 NTP 表态接受还是拒绝同行审议的结论了。最终报告预计将在几个月内公布。

2016 年 NTP 公布的初步研究报告: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biorxiv/early/2016/05/26/055699.full.pdf

远场暴露

只就大鼠而言,意大利拉马齐尼的研究人员测试了三种剂量,即每米 5、25 或 50 伏的辐射量。因此,他们采取的暴露措施不同于 NTP 研究时计算的吸收剂量。但是,拉马齐尼的科学家们也将他们的测量单位转换为 w/kg,为了方便与 FCC 和国际非电离辐射防护委员会制定的手机和发射塔的辐射上限进行比较。他们将辐射剂量下降了 1000 倍。从新生大鼠开始,他们对动物进行每天 19 个小时的辐射暴露,直到它自然死亡的那天。

与 NTP 的研究结果相吻合,拉马齐尼的研究人员发现接受最高暴露剂量的雄性大鼠患心脏神经鞘瘤的风险明显增高。他们还发现,射频暴露与大脑中的神经胶质细胞癌变有微弱的相关性,而这种情况仅发生在雌性大鼠身上。NTP 研究的领导者,已退休的毒理学家罗纳德·梅尔尼克(Ronald Melnick)说,这两项研究的一致性很重要,因为“科学的重复性增加了我们对观测结果的信心。”

相关研究论文:

[1]Falcioni, L。, Bua, L。, Tibaldi, E。, Lauriola, M。, De Angelis, L。, Gnudi, F。, et al。 (2018)。 Report of final results regarding brain and heart tumors in Sprague-Dawley rats exposed from prenatal life until natural death to mobile phone radiofrequency field representative of a 1.8?GHz GSM base station environmental emission。 Environmental Research。 

[2]doi: https://doi.org/10.1016/j.envres.2018.01.037。

谜团与争议

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为什么施旺细胞和胶质细胞是手机辐射的目标。位于纽约州立大学奥尔巴尼分校健康与环境研究所所长,大卫·卡彭特(David Carpenter)解释说,这些细胞的目的是使神经纤维与全身其它组织“绝缘”。这些都与电力系统有关,可能是其中一种因素。他在电子邮件中写道,“但这只是猜测。”

一些流行病学研究报告称,在使用手机 10 年或更长时间的人群中,颅内肿瘤发病率较高。尤其令人关注的是一种名为听神经瘤的良性施旺细胞肿瘤,它会影响神经细胞连接内耳和大脑内部的结构。这类细胞的增殖在某些情况下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发展为恶性肿瘤。但其他研究并没有发现重度手机用户患听神经瘤或脑瘤的证据。

萨米特补充道,现在研究者们主要面临的挑战是,在大鼠心脏部位发生的施旺肿瘤的基础上,与人类听神经瘤和大脑其他神经胶质瘤建立生物学层面的联系。他说:“这种机制还没确定下来。”“我们还需要填补很多研究上的空白。”

自 2011 年以来,射频辐射被世界卫生组织下的一个机构——国际癌症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on Cancer, IARC)列为“可能的”人类致癌物。根据新的动物研究和有限的流行病学证据,手机依赖症或长时间使用手机与人脑胶质瘤发生具有相关性。拉马齐尼研究所的主任和该项研究的首席科学家,菲奥蕾拉·贝泊吉(Fiorella Belpoggi)说,IARC 应该考虑将射频辐射指定为“极可能的”人类致癌物。她说,即使手机辐射危害很低,也有数十亿人暴露在辐射之中——她指的是全球范围内无线用户的估计数量。IARC 发言人薇罗尼卡·特雷斯(Veronique Terrasse)表示,在 NTP 提交最终报告后,他们可能会对这一定义进行重新评估。

然而,国家癌症研究所癌症流行病学和遗传学部门主任斯蒂芬·查诺克(Stephen Chanock)仍然对此持怀疑态度。他说,国家癌症研究所和其他组织的癌症监测并没有显示普通人群中患脑瘤的数量有所增加。2004 年,国家癌症研究所一项名为“监测、流行病学和最终结果”计划(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End Results program)的调查人员发起了追踪良性脑瘤,比如听神经瘤的行动,该项目监测和公布了癌症发病率的统计数据。根据查诺克所说,听神经瘤的发病情况“还没有严重到需要我们花大力气谈论它”。

当被问及是否是因为脑癌的潜伏期长,导致目前还没有发现手机重度依赖人群出现高比例患病概率时,查诺克说,“手机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我们绝不是在忽视证据,拉马齐尼的研究的确提出了一些很有趣的问题。但我们必须考虑到其他的研究报告,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研究手机使用习惯与患癌风险的关系的流行病学研究方式相互之间存在不一致的地方。一些研究登记了可能与射频辐射有关的肿瘤患者,如神经胶质瘤、听神经瘤和唾液腺肿瘤。研究人员比较了癌症患者和其他没有相同疾病的人的手机使用习惯。其他的研究则记录了健康的人的手机使用习惯,并进行追踪调查,观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是否会患癌,以此研究手机使用习惯与癌症的相关性。然而,所有的流行病学研究都受到了一些局限,包括那些被纳入研究对象的人通常不会在问卷上准确地报告他们的手机使用习惯。

FDA 设备和放射安全中心的主任杰弗里·舒尔 (Jeffrey Shuren)在 2 月 2 日的声明中写道,尽管 NTP 的研究结果提示了射频辐射与人类癌症的相关性——当然目前已经有上百项研究证实了这一点——这些研究“给了我们信心,目前手机辐射的安全线可以保护公众健康”。查诺克说,对他来说,来自拉马齐尼的研究证据并没有改变这个结论。他说:“我们仍然支持 FDA 的声明。”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new-studies-link-cell-phone-radiation-with-cancer/?utm_source=facebook utm_medium=social utm_campaign=sa-editorial-social utm_content= utm_term=health_news_text_free#

原标题:日本防卫省再陷“瞒报门” 涉嫌隐瞒自卫队行动性质

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4日证实,陆上自卫队去年3月就已找到自卫队伊拉克行动相关记录,但一直知情不报。

本月2日,防卫省突然宣布找到总计约1.4万页的伊拉克行动日志。日本防卫省及自卫队由此再次陷入集体“瞒报门”丑闻,引发各界对安倍政府的质疑和批评。

在野党要求政府彻查此事真相,并要求小野寺五典辞职。民进党干事长增子辉彦4日说,安倍政权应对此事负有重大责任,首相安倍也应立即辞职。

去年2月,在野党质疑政府故意隐瞒南苏丹维和任务记录的同时,曾怀疑自卫队在伊拉克的行动中也可能卷入战斗之中,但时任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称相关记录“并不存在”。去年7月,稻田朋美因牵涉防卫省集体掩盖自卫队南苏丹维和行动记录的“瞒报门”事件而辞职。

按照相关派遣规定,自卫队在当地的相关活动应仅限于在“非战斗区域”,不得在战乱地区驻扎。而当年南苏丹已经发生战斗的时候,日本政府却一口咬定仅仅是“小摩擦”,并以此为借口拒绝撤回自卫队驻南苏丹维和部队。分析认为,防卫省刻意隐瞒自卫队在南苏丹维和期间的真实情况是为了回避此类维和行动的违宪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