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看到儿子在电网干这活,妈妈命令他立即辞职!

提起超、特高压输电线路,大家第一时间都会想起跨越群山、承载数十万、上百万伏电压的银线。但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日常就是脚踏高压输电线,穿梭在百米高空。而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一张照片吓坏了妈妈

看到照片里哭喊的人了吗?没错,那就是我!4年来,这张照片一直都是我最想销毁的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检修工作那天拍的。那时,当我松开紧握导线的双手,正准备开始工作时,突然脚下一空,从导线上滑了下去。我只感觉整个人失去重心,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从腰间传来拉扯感我才意识到:我被安全带挂住了。还没来得及体验那一刻梦幻般的恐惧,我就被自己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拉回了现实。 

地面监护的师傅立刻用牵引绳把哭喊着的我放到地面上。在快要落地时,一旁的同事为我拍下这张珍贵的照片。  

返程的路上,我呆呆地盯着这张照片,鬼使神差地把它发到了朋友圈。片刻后,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歇斯底里地、带着哭腔命令我:“别干了!辞职,立刻辞职!”我突然意识到,我让妈妈担心了。

思考了很久,劝说妈妈

从小我就害怕登高,妈妈也一直呵护着我。而现在,我居然让她看到,我被一根绳挂在了百米高空,她得多着急啊!

那一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的工作就是在百米高空的银线上。飞翔,是鸟儿对天空的向往,而我也有对天空的向往。可是不松开紧抓导线的双手,怎么在线路上工作?我虽然是“菜鸟”,但“菜鸟”也是鸟,是鸟就得飞!躺在床上,我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松开双手,张开翅膀,真正开始翱翔。

第二天,同一条线路、同一基铁塔、同一个间隔棒,铁塔银线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我松开双手,开始工作,就像不远处扇动着翅膀在风中嬉戏的鸟儿。

从那天起,我在白云深处、铁塔之巅,拍下一张张美丽的照片,制成一本精美的相册送给妈妈,把心里的千言万语汇成相册里唯一的一句话:“妈妈,天空很美,我想带您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一路火花带闪电

我成了供电老司机

从2015年6月完成个人首次500千伏等电位作业后,我线上带电作业就一直没有再遇到什么惊险。正当我认为自己即将从“小菜鸟”变成“老司机”时,现实兜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2017年8月,500千伏板陈二线16号塔发现严重缺陷,需立即带电处理,我作为1号电工进入电场消除缺陷。但就当我触碰到故障点的瞬间,竟然发生放电现象!

我顿时惊慌失措,心中被恐惧挤满,声嘶力竭地吼叫着:“1号电工要求脱离电场,1号电工要求脱离电场!”

事后,我们与技术部门对放电事件进行了全面剖析,初步判断原因是由于四分裂导线中四根子导线之间存在较大电位差导致,属于发生概率比较小的正常现象。鉴于导线压接部分温度异常是此次作业要消除的目标缺陷,我们经过充分论证,决定采用短接四根子导线的方式处理隐患。

第二天,当全班列队,站在线下时,班长准备让师兄替我完成作业,我拒绝了。

班长说:“你……不害怕?”

我说:“怕,但是怕也得我去!只有我才知道昨天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们的方案是否可行。”

进入电场前,我不断鼓励自己:走线不危险吗?带电作业不危险吗?可这些之前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不都被我蹚平了吗?

在踏上导线的那一刹那,心中所有的顾虑和心思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平静地走到故障点,按照预定方案短接子导线后,顺利完成了消缺作业。

我叫马菲峰,是重庆电力检修公司的一名输电线路带电作业工。到现在,我已经带电“飞行”四年多了。风雨的洗礼,让飞翔的翅膀越发坚韧。我还是一只“菜鸟”,但我仍然向往蓝天。我相信,我终会成长为搏击长空的雄鹰!

战胜了自己,蓝天触手可及!

为马菲峰点赞!

来源:电网头条(ID:sgcctop),整理:宋伟杰、王一凡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